玫瑰奴隶

写手中的一名无能画手

——“她只能和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做爱。”


是情是欲没所谓。


是夜,无人的街店。

——“先生,一共是三十八块钱。添整数给五十我给您找零”

眼前人的年龄让他对“先生”一词觉得难以启齿,独自彻夜值班带给他无尽的疲惫和寂寞,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家,扑向那个只铺着一张薄被的折叠床。
即使店里苍白的灯光绞杀了面前人肌肤的部分活力,却还是耀眼得过分。闭眼是他在这场突击战中逃亡的唯一路径,但命运不喜欢没有波折的戏码,此时此刻,彼此的身份迫使他不得不看向对方深色的眼眸以传递自己的尊重。

碧绿色,自己最喜欢的颜色。

这太糟了,为什么非要是现在呢。

他看见,这个男孩踮脚越过收银台把手放在自己的嘴唇上。

——“那你想要添个整数吗?”

纯情的婊/子,他想。

于是很快伸出手握住男孩的。

我当然要。

——“你在嘟囔什么,爱情?”(What are you muttering about,love?)

调皮的指尖搔了嘴唇的痒,他低头看见对方抬手露出腰间的小片肌肤无声的起伏。于是迅速拿起钥匙插进收银柜的孔洞飞快转了一下。

——“啊,是的,也是我今晚将要填满的第二个洞。”




发现了
如果几年没给自己本命极冷cp产粮的话
再动笔就完全写不出刀子了
每个字都得在脑子里的蜜罐儿沾三四下
才拿出来排列欣赏

哇...这个版本的lof...虽然版面设计不太合理但是...终于出排行榜功能啦!!诶嘛几年前我就想提这个建议了!

这份爱轻飘飘的,连我自己都握不住。眼看着它砰砰地跳,忽而又缩小藏在地板缝隙里让人找不到。
它到处走走停停,蹭了一身的肮脏尘土。接近你时浑身颤抖,只在离你十米的地方转来转去。
它知道你同样有一颗心。那颗心红彤彤的,比自己要好看得多,晶莹透亮的。因为这几年一个漂亮女人总是过来定期打扫,就更干净整洁了。

长叹,但它却感觉异常很舒服。

它藏在你的脚边,藏在你的领结里,尤其爱藏于长夜中你苦思而成的词句里。

乐意让你不留神间过去踩上一脚,乐意让你系领带时反复拆解而变得骨骼疲软,尤其乐意被你的橡皮擦蹭到身体轻薄不堪。

有很多人说它不过是个卑贱的奴隶,甘心成为人家的附属品。
我更愿意把它捧在怀里,用最温柔的声音问它,只说给它听

“开心吗,那就多笑笑。”

感觉QQ空间才是“我的”lofter(´-ι_-`)
从小玩到大了,啥话都说,最近也不知道咋了,开始几乎每天三条。
可能我是“暴露癖”。
一个特想把自己私生活和思想分享给亲朋好友的精神病(⇀‸↼‶)
lofter=看别人文章的平台
空间=发表自己文章的平台
也不是因为QQ里同好数量多才这样做,神奇。

哦...妈的。

今天整理文件夹的时候发现了我很久以前下的软件...然后默默坏笑着做了这个...感觉好草率但是自己就做的很开心(:з」∠)_

写完发现为什么看起来像是一个男人在求着挨艹

写同人的一段日子

这些年你脑子中的词汇如废墟般逐年累加,那些通往结尾的羊肠小路如今被摸得一清二楚。

你把你爱与恨的都付诸于纸笔。常年累月攒下来的信息没有压垮你,你更愿意把它们磨得像面粉一样碎,再注入清澈的痛苦与之揉在一起,团成一篇洁白带有韧劲的文章。

你道出他们的目光交汇、耳鬓厮磨,也喜欢吟诵几曲肉体契合水乳交融的慷慨乐章。

开心吗,答案总是否定的。你知道你的嘴唇一开一合,吐露爱意与幸福的喟叹,尾音却随风飘走。你的砖瓦是包裹着世间疾苦的硬质糖果,是提供止渴机会的致命药水。

——“他们不幸福吗?他们幸福的呀。”

你的心眼儿坏透了,可惜只有你知道。